现在是: 欢迎您访问普洱政协网
您的位置:首页 > 委室工作 > 文史委 > 文史资料


主席信箱
委员专区
用户名: *
密 码: *
验证码: 看不清,请点击刷新验证码看不清更换.
  
姓名: *
电话: *
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说明:点击验证码可以更换新的验证码
文史资料
景东建政征粮剿匪记
发布时间:2015/12/17 10:07:20  点击率:849次

景东建政征粮剿匪记

赵怀义口述  罗庆北整理

1949年底,我所在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四兵团1339师奉命从广西白色挺进云南,我们抵达云南的第一站是建水县。其实,我们真正要抵达的目的地是思普区,主要任务是开展征粮工作。

当时我是39115团一营一连连长,作为一名军人,我自然明白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这些兵家常识。在建水县,我们开始了几天轰轰烈烈的整风运动,运动结束后,上级组织就任命我担任115团征粮工作队的副队长。这个工作队是新组建的,人员都是从连、排、班里抽调出来组成的。当然,这些队员的政治素质和军事素质都比较过硬的,整个工作队中70%的队员都是党员,我们这个工作队的头等大事就是征集粮食。在工作队临出发前,团部的领导再三交待说路上一定要小心谨慎,沿途还有残余土匪出没。再看看我们这个工作队,浩浩荡荡120余人,还是挺威风的,我心中升起一股无限的豪情和坚定,对领导说:“请领导放心,我们一定顺利完成征粮任务。”接受任务之后,我们从建水出发了,可以说每个人心中都充满着一种豪情,都能感知到自己肩负的重任。途经元江、墨江,最后到达普洱。那时候,我们风尘仆仆、风雨无阻,虽然交通闭塞,但没有难倒任何一个征粮队员。从建水到普洱的一路上,我们征粮队还得到边纵的大力协助,他们负责安排工作队的食宿问题。那时候,全国刚刚解放,举国上下都沉浸在喜气洋洋的解放气氛中,中国大地已经开始苏醒。我们途经的每个地方,都受到当地群众的热烈欢迎。

到普洱后,我们和边纵九支队会师,然后在普洱休整了五六天,并学习了相关政策。政治学习结束后,组织上通知我们到景东搞建政、征粮和剿匪工作,接到这个任务,我们肩上的担子就更重了,我们既是工作队,也是战斗队,为使工作能顺利开展,边纵还派了一名副指导员协助我们。

领导一再叮嘱说,无量山一带山高林密,路途艰险,要我们时时处处多加小心。从普洱到景东的一路上,我们这支队伍还要负责景东县委书记杨东成同志的安全。即将离开普洱时组织上问我有什么困难和要求?我说:“首要解决的是路上所开支的经费和武器装备(机枪)。”方仲伯专员说:“不要紧,在路上所开支的费用,先打个条子,到了县里由他们来结算。武器问题由景东县大队来解决,景东大队有300余人,他们有一批武器,到那找大队长李兴龙就是了”。这些问题交待清楚后,我们就上路了,那时的路并非像如今这样的畅通无阻,走了10天,我们才到达勐大、里崴,可见路途之艰险。我们先要在这里落脚开展工作,这样一来,护送杨成东到景东上任的事情就只有让一个小分队来承担了,由分队长刘娃和副指导员带队前往景东。

我们这支工作队到达景东,先在基层展开工作,工作还没开展几天,就接到景东县委的通知说景东当前的形势不稳定,要我们立即连夜赶到景东县城待命。于是我马上通知驻各村队员归队集中,连夜赶往景东县接受县委指示,县委的同志告诉我们说,太忠乡政府被土匪抄了,花山、大街情况也十分复杂;土匪还反宣传说要进攻澜沧等地,我一听觉得情况十分不妙,不能等闲视之,更不能掉以轻心。工作队遵照县委指示,首先把文龙、安定、小龙街叛乱分子解决掉,但这不是轻而易举就能解决的,在那样十分严峻的时刻,需要智勇双全、运筹帷幄的全局应对能力和才干。当时我负责文龙、安定、小龙街三地区委工作,我先做了大量的正面宣传工作,以宣传教育为主。有的土匪听到解放大军已到,跑的跑,躲的躲,事实上当地土匪已经闻风丧胆了。一天,接到情报说小龙街土匪头子苏玖良又回到家中,县委书记杨东成对我们说:“这回就看你们的啦。”经过一番慎密研究后,决定由我带谭有青、苏志英等15 位队员去铲除这个匪患。我和15位队员踏着星夜出发了,天刚蒙蒙亮就赶到了小龙街,游击队带路给我们指明苏家的方向。没想到,这时土匪头子苏玖良还在秘密开会,不甘心灭亡的他们还在做着最后的垂死挣扎。我们把苏家大院前门后门都围得水泄不通,让他无路可逃。关键的时刻到了,该谁出手呢?如果仅仅这样围困也不是办法,要是这些土匪顽命抵抗怎么办?这样的围歼冒险系数也很大,我们在明处,他们在暗处,也不知他们火力的强弱。让队员中哪一位上苏家房顶喊话劝降?想想都不妥,我是整个征粮剿匪队的负责人,我的责任重大啊,这是组织上交给我的光荣任务!想到这里,我义不容辞地搭上由队员组成的人梯,飞速上了房顶,向苏玖良们喊话,叫他们赶快放下武器,投靠人民政府,改过自新,重新选择道路,这才是一条光明大道。

苏家大院中间是一道月宫门,后院就是苏玖良的住处。几个队员箭步冲到苏的住房门前喊话,一个女人的声音传出来,说苏玖良这个死鬼没有回来。接着还听见她假惺惺地说:“我听说他跟政府作对,不晓得跑到哪里去了,我就多次劝他不要跟政府作对,作对是没有好下场的”。这个女子一边说一边忙给我们开门,一脸的诚恳状。我也趁势而下,和队员们在屋子里四处巡视了一遍,确实不见其人。我迅速转出门去,也不见有人出逃的踪迹,总觉得情况可疑,再转回屋里一看,发现一个柜子旁搁着一只男人鞋子。我心中顿时明白了,命令队员打开柜门,一看,苏玖良躺在里面装死。队员陈鸣科一把抓住苏玖良的头发说:“把枪交出来!”苏玖良抖抖索索地回答:“枪在枕头间”。缴枪后,一审问,苏玖良老老实实地交待说,其他十几个人还躲在柴房后,这一次剿匪共抓获10余人,收获不小。其中还缴获不少枪械,步枪10支,手枪1支,冲锋枪1支,还有不少子弹、手**。天尚未完全放亮,我们就连人带枪把他们押回县城。县城里有许多人认识苏玖良,人们奔走相告,都说大坏蛋老爷被大军抓回来了,一共10余人。

完成这次剿匪之后,部队通知有关干部归队,我们就随军到澜沧剿匪了。

(责任编辑:张苏华)

 
主办:政协普洱市委员会
版权所有: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普洱市委员会
备案号:滇ICP备12002210号 联系电话:0879-2311169 邮箱:puerzxbgs@126.com
技术支持: 普洱擎天网络广告13577966000
昨日访问:4956 今日访问:819 总访问量:7659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