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是: 欢迎您访问普洱政协网
您的位置:首页 > 委室工作 > 文史委 > 文史资料


主席信箱
委员专区
用户名: *
密 码: *
验证码: 看不清,请点击刷新验证码看不清更换.
  
姓名: *
电话: *
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说明:点击验证码可以更换新的验证码
文史资料
转战思普区
发布时间:2016/2/27 16:20:33  点击率:929次

转战思普区

 

“边纵”九支队从19487 月在元江朋程建军起,就是一支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革命武装,在实际战斗中部队跟着革命形势的发展而壮大。43 团是在41 团、42团已经组建,思普区革命根据地成片扩大,革命群众的政治觉悟已有很大提高,中华人民共和国刚诞生,反革命残余势力还拼死顽抗的形势下组建的。组建一开始,九支队党委就给部队配备了坚强的领导班子,完整的政治军事后勤组织,无论军政干部或普通战士都是经过一年多实践锻炼,又经过各整训总队培训提高了阶级政治觉悟的一支人民军队。以我为例,作为一名基层干部的革命经历就是这支革命队伍成长壮大的缩影。

我是19489月由云南地下党从昆明输送至元江的青年学生之一,当时我已是“民青”成员,同路的有梁林、梁维丹、张芝芬、小马(云大附中学生),方仲伯同志亲至玉溪接应我们。与元江青龙厂地下党联络站的杨慧、陈一飞、邱平、李青等同志一起参加了围攻元江城战役未果,主动撤出外线作战的自卫军一支队(当时叫余卫民部队),经过几天的夜行军、急行军,在新平朋程与敌遭遇,小马同志在这次战役中牺牲。后参加解放龙武县城的战斗,又迂回到石屏石老寨及新平一带活动,在峨山富良朋休整时,新(平)峨(山)支队成立,党派方仲伯为政委,梁维舟为政治部主任,杨慧、梁林及我等为政工人员。新峨支队跟着一支队在滇中一带活动,48年底参加解放墨江县城的战斗。49年初参加因远坝整编,新峨支队与元江吴撤、刘士纯部队编为云南人民讨蒋自救军二纵队第七支队,政委方仲伯,副政委邹凯夫,政治处主任刘杰,从各老支队调入了大批政治工作人员当任教导员、指导员、文化教员等职。

记得在194910月中旬,我们进行到诉苦教育的最后阶段——全大队选出受苦最深,阶级觉悟比较高的同志作大会典型诉苦之时,突然接到命令,第三整训大队及九支队警卫连一个排共300余人急行军到思茅与罗正明同志所率一部份部队及地方政府、民兵团、民兵游击大队配合,平息第一次“思六”叛乱。11月中旬,跟着方仲伯同志回到普洱,第三整训大队编入43团,我调到43团政治处组织股,林刚同志先后担任组织股长、党务组织股长,我继林刚同志后为组织股长。在43 团参加了平息景谷李希哲叛乱;杨元芳,杨明浩的第二次“思六”叛乱及澜沧石炳麟叛乱。

每一次大的战斗结束,部队都要整训总结,表彰英雄。印象较深刻的有两次,一次是我们进驻景谷勐主,全团学习形势,各连队总结战斗经验,评选战斗英雄,勐主各界人士举行剿匪胜利劳军大会,罗正明总指挥宴请部队全体指战员。通过整训总结,部队朝气蓬勃、斗志昂扬,又踏上新的征途;一次是1949 年底,部队在六顺、宁江、澜沧—线活动,既是战斗队,又是工作队,积极发动群众组织群众,准备配合野战军追歼国民党残部的任务。有一天,刚到宁江勐旺时,就接到命令追剿逃窜的中央军278团。此时澜沧石烦麟匪部约七百人经南峤县之勐蒋,准备在澜沧酒房与278团汇合进犯澜沧县城。部队任务是在278团未到酒房之前消灭石匪。部队日夜兼程,急行军到达澜沧大卡,得知石匪在酒房布防,我部停止前进,团长刘亚南、参谋长郑纯仁亲自布置连队挖战壕,准备打一次阵地战。第二天清早,四连从左边向山顶阵地发起进攻,五连从右边向山顶阵地发起进攻,五连从右边向山顶发起的两次进攻,均被匪军火力压住,我们两名机枪手壮烈牺牲,敌人趁机从山头压下冲散我五连阵地,而四连向左边山头冲锋,发扬了勇敢顽强,猛冲猛打的作风,攻上山头阵地,击溃匪部。后部队与澜沧整训总队会师佛房,集中整训学习,重点总结这一次酒房战役的经验教训,为什么四连能够攻上山头,击溃匪部。而五连却被敌人冲散,退下阵来。四连五连均涌现出了不怕牺牲,英勇顽强的战士和班排连干部,评选出战斗英雄,最后召开全体战士庆功大会,向英雄们颁奖,颁发奖状、毛巾,我当时也被评为战斗英雄。

回忆在那激情的岁月里,我们背着用竹片扎成的背包,上面挂着长长的干粮袋,背包带上拴着手巾,挂着口缸,胸前挂着用毛绒线织的水笔套和牙刷套,右边背着手枪,腰上缠着子弹袋,脚上穿着草鞋,不论刮风下雨或是烈日当空,经常夜行军、急行军,有时与敌人遭遇,挨冷枪等都令我难以忘怀。

部队在参加平息李希哲叛乱后,又奉命参加平息“思六”第二次叛乱,在剿匪联防指挥部的统一指挥下与“思六”地方武装密切配合,认真贯彻了军事进剿与政治瓦解相结合的方针,依靠群众反复围歼,连续攻下骂木、老汤寨、大荒地、回子寨、高卷槽等叛匪据点,少数匪徒退到小芦山三尖山、石门坎一带负隅顽抗,部队兵分二路,接连攻下多依村、上龙潭、黄草坝,于5017日第二次解放六顺县城官房,捕获叛匪20 余人,9 日攻克了小芦山的最后据点三尖山。

我们尾随部队上了三尖山,见怪石林立,一片片罂粟花(鸦片)在怪石中开放。我们以为种鸦片的地方可能是富裕的,但到了三尖山,眼前是一间间破烂不堪的茅草屋,群众生活非常贫困。我们驻扎下来后,分头做群众工作,争取被击溃躲入深山石洞人员回归。山上主要问题是缺水,没有森林、没有水源,每村都挖掘了一个很大很深的塘子,靠下雨接蓄雨水,供人们饮用。如塘子的水用完了,要到山脚背水,一天只能背一次,塘子里长满了青苔、浮萍,很脏,这样的脏水,也只能满足煮饭、喝水,没有洗脸水,更无洗脚水,互相对视,看到不干净的脸,都笑了,当大家见到炊事员的大花脸时,个个乐得捧腹大笑,直不起腰。住了三天,参加土匪的群众己争取回来,我们作了安顿工作后,回到官房。

在思六进剿杨元芳、杨明浩匪部的行军中,为了亲历战斗的考验,我和林刚、张淑琼三个女同志主动要求当尖兵,我们每人扛着一支小卡宾,走在部队前面,离部队一定距离,搜索前进,行至半途中,突然从树林中向我们射出了几发子弹,我们立即向旁边的丛林卧倒隐蔽,向林中还击,部队知道有土匪理伏,迅速包抄过去,将土匪消灭。

我们从景谷勐主急行军消灭益香井万碧光匪部的战斗中,从团部挑选了许、林刚、李群、张淑琼、潘业(医生)五个女同志跟部门急行军,其余留在勐主。我们到了益香井外围的新寨,团指挥部只住在一间很狭窄的空屋里,男女同志共住一屋,一排排的挤着睡,而有的只能侧睡着,谁要翻身时必须喊一声,一起动作,当时我年纪最小,睡在中间,与刘亚南团长挤在一起,亲如父女、兄妹,使我感到革命大家庭的温暖与安全。

部队在澜沧佛房整训总结会上听了政委纪庆明的战斗动员后,与澜沧整训总队和云南卢汉起义部队保安第九团密切配合,并肩战斗,打击石炳麟叛匪于幕乃,东土、田坝取得胜利,部队追石匪至阿佤山。佤山满山遍野都有竹签插着,阻止我军前进,山顶上黑压压一片受蒙蔽的佤族群众乱吼乱叫。他们大多数没有衣服裤子穿,下身蒙着一块布,手里拿着步枪、大刀、长矛弓弩对着我们,有的战士向山上冲杀时,踩着竹签受了伤,我们绕过竹签,紧跟部队往上冲,只听见我军几声炮响,受蒙蔽的佤族群众纷纷逃散,我们冲上了山顶。后来佤族头目反戈一击,用计在村子里砍杀了大部分匪徒,活捉了石匪的部下,石炳麟外逃,他母亲带着400 多人交枪投降,结束了澜沧战斗,我团奉命从澜沧赶赴南峤勐遮,配合大军及兄弟部队又投入解放西双版纳的战斗。

部队严格执行党的军事路线和政治路线相结合的原则,在党的绝对领导下,与其他兄弟部队、地方部队、“边纵”武工队、民工团、民兵武装力量粉碎了思普地区敌人的大规模叛乱,最后配合野战军消灭国民党残余势力,完成了解放边疆,巩固思普区革命根据地的光荣任务。

                                 (责任编辑:张苏华

 
主办:政协普洱市委员会
版权所有: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普洱市委员会
备案号:滇ICP备12002210号 联系电话:0879-2311169 邮箱:puerzxbgs@126.com
技术支持: 普洱擎天网络广告13577966000
昨日访问:6247 今日访问:3960 总访问量:81408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