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是: 欢迎您访问普洱政协网
您的位置:首页 > 委室工作 > 文史委 > 文史资料


主席信箱
委员专区
用户名: *
密 码: *
验证码: 看不清,请点击刷新验证码看不清更换.
  
姓名: *
电话: *
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说明:点击验证码可以更换新的验证码
文史资料
磨黑中学是滇南革命的摇篮
发布时间:2016/7/8 1:16:28  点击率:6910次

磨黑中学是滇南革命的摇篮

黄家祥

1941年春至1948年冬,私立磨黑中学是一所新型学校,是中共在思普地区开展革命斗争的据点,培养滇南革命英才的摇篮。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成为滇南地区革命活动的中心,被誉为滇南地区的“小延安”。她培育的革命种子不仅撒遍全思普区,还遍及全国,其丰功伟绩永载革命史册。

19503月恢复磨中改制公立。19974月中共云南省委将磨中列为全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后又列为全省国防教育基地。解放前,磨中先后办过两个补习班,十一个初中班,一个高中班,共招生625名(内有工读生36名)。先后有50多名教师任教(外地教师40多名,其中党员教师30多名)。1947年和1948年假期办过两期中小学教师和部分中学生参加的进修班,1947年还成立了“思普地区中小学教师联谊会”。扩大政治影响,灌输革命思想,推广新教法,传播新文化,培养了一批革命干部。

历任校长:汪颂鲁(补习班时)、吴子良、黄知廉、钱宏、陈盛年。

19466月,成立中共磨黑党支部,支书陈盛年,组织委员曾庆铨,宣传委员袁用之。7月省工委决定将磨黑党支部改称中共思普特支,隶属省工委领导,特支书记陈盛年。特支领导思普地区工作,下辖磨黑墨江两个党支部。管辖地区有:宁洱、思茅、六顺、景谷、景东、镇沅、墨江、江城、镇越、澜沧(含西盟、孟连)、宁江、车里、佛海、南峤、缅宁、沧源等县。

19478月,第二届特支书记潘明,委员蒋仲明负责宣传、统战和对外工作,周长庆负责组织、武装和交通工作。19485月曾庆铨从昆明返回磨黑任特支委员,6月接任第三届特支支书。

19487月特支隶属滇南工委领导。这时党组织在原有的基础上发展壮大,有党员50余人,民青成员80余人。      

1948916,张孟希的反革命本性大暴露,彻底反水逮捕关押曾、蒋老师后,特支工作由周长庆负责。19481012日张孟希杀害曾、蒋老师后,大部分党员和民青成员转移到元江、景谷、江城、镇越、墨江、车里等地参加和组织武装斗争,特支由施佩珍负责。194812月初,施佩珍撤离磨黑,特支工作由李赞义负责,直至19493月止。 私立磨黑中学是“滇南一霸”张孟希为了在政治上标榜自己的进步,也为了培养自己及其他士绅、盐商的子女,培植自己的地方势力,以图进一步巩固他统治地位,与“磨黑制盐同业会”商议之后兴建的,并成立了磨黑中学董事会,由9人组成,张孟希任董事长,资金来源以提高每百斤食盐1元的**价,年产食盐10万担,年收入现款约10万元半开作办校经费。

磨黑中学派人到昆明招聘教师,在街头张贴《磨黑中学招聘教师启事》。中共联大党组织得知后,先派党员吴子良、董大成到磨中,以教书为公开社会职业,秘密开展党的地下革命工作。吴任校长,董任教务主任。以后又派了几批党员和进步教师到磨中任教。他们认真贯彻执行中共中央关于“隐蔽精干、长期埋伏、积蓄力量、以待时机”的白区工作方针,以及中共南方局关于“勤业、勤学、勤交友”和“职业化、社会化、合法化”的指示。并提出:以“站稳脚根,联络士绅,深入工作,教好学生”的原则进行工作。

办学的原则和方针是“实事求是的科学态度和团结合作的精神”。既注重基本科学知识的灌输,更注重学生品行的陶冶,二者不可偏废。校训是:“团结、严肃、诚实、自动”,也是教师工作和教育学生的准则。“集体领导,分层负责”的领导制度。教育态度是:“学术研究绝对自由,生活纪律绝对严格”,使学生的个性真正得到发展,并逐步学会思考问题,在学习上能有独到见解,要求学生走正路,杜绝各种不良现象发生。教务工作:“教育学生达到‘一身二任’,树立正确的理想和目标”,做到学业成绩优良,毕业后即可升学,又具有独立的工作能力,能胜任党交给的各项任务。实施方针是:“文理并重,学以致用”。教育的实施步骤是:“一是在教材上自求解脱,注重实效;二是在经验里自寻出路,教学相长;三是训练学生自己动手,学以致用。”训导方针:“帮助学生自觉地进行课外学习和活动,并促使学生自动、规律的生活”。提出班导师必须领导各班学生,开展一切课外活动和指导学生的日常活动。“学治会”、“班会”作为全校学生和各班活动的领导中心,再把学生分成文科和理科若干互助小组,使学生能方便地互相磋商监督,从而培养学生的工作能力、自治能力和管理能力。教师在教学中根据学生的实际和教材具体情况,采取相应的教学方法,提高教学水平,加强师生联系,培养和启发学生的活动能力,做到教学相长。开展文体、学术、生产劳动和勤工俭学活动,培养亲切的师生关系和勤奋刻苦的学习校风,丰富多彩的校园生活。领导学生参加抗日宣传和反内战、反三征争民主,开展义演、募捐赈灾等群众运动。学校设图书馆,购有革命书刊930册,供师生借阅。成立生活福利股,卖稀饭、水果、文具。各班办壁报、种菜。老师经常给学生讲形势报告,举行全校时事座谈会。黄平校长讲建党到皖南事变中共党史,曾、蒋老师上政治课(公民课)讲《革命人生观》时,联系实际批判“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人不为已、天诛地灭”的错误观点,要树立“为天下穷人忧而忧,为天下穷人乐而乐”的革命人生观,如夏明翰“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杀了夏明翰,还有后来人”。还教我们如何交朋友?指出:朋友一般有三种:酒肉朋友、投井下石朋友、同甘共苦、共患难、共忧乐的朋友,应交后一种朋友。提高学生对“真、善、美”和“假、恶、丑”及“是与非”的识别能力。使学生把个人的前途和国家的命运紧密地结合起来。设军事课,对学生进行军事训练,课堂传授军事知识和操场操练,野外演习相结合,为抗日、解放战争培养政治军事人才。广泛开展统一战线工作,经常走访家长,宣传形势,介绍学校情况,取得社会支持,团结各界人民,为办学创造有利条件。用延安精神、陶行知教育思想,培养人生观、世界观。教学中自撰选编教材,采用新教法,传播新文化、新思想。认真抓好正课学习的同时,引导学生把阅读课外革命书刊与课外活动结合起来。自编并教唱抗日和解放区的革命歌曲,启发和树立坚定的革命意志。假期组织师生康乐队,到勐先、普治、龙潭街、墨江、通关、把边等地,晚上演革命剧,白天深入农村,访贫问苦,宣传革命道理,讲形势,反内战、反三征(征粮、征兵、征税)、争民主,唤醒民众,调查研究,了解敌、我、友情况,熟悉地形,为武装斗争作准备。

    磨中学生大部分学习成绩优良,思想品德端正,到昆明读书者,大都成为爱国民主运动中的骨干。磨中赢得了社会好评,为邻近各县学子所向往。在磨中工作过的教职工和培育出来的学生,绝大多数在当时的地下革命工作和武装斗争以及建国后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中作出过许多贡献。在革命战争年代,磨中的师生前仆后继,英勇战斗,有15名师生献出了宝贵生命。在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磨中的师生遍及全国各地,有近百名为省、地、县干部及教授、高级工程师、讲师、工程师,更多的则是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地普通工作者。事实证明,由于磨中从建校起就坚持革命性、进步性和民主性。磨中的师生在这所革命熔炉里经受住锻炼,所培养出来的学生并没有成为张孟希和反动政府所期望的统治人才。相反,却成了封建制度和黑暗势力的掘墓人。因此,磨中的革命优良传统要发扬光大。我们缅怀先烈,教育后代,让光荣的母校在新的历史时期重放光彩,为祖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培养更多人才。

磨中实行“工读制”。让家庭贫困的学生有求学的机会。“工读”就是半工半读,对工读生免交学费,供给一日三餐的伙食,供给纸墨,借给课本,读完后交还学校,每月发给一角零用钱。工读生利用课外时间刻写腊纸,轮流印讲义,管理图书等,或做勤杂工作,给老师抬洗脸水,提开水打扫寝室卫生,在厨房做勤杂、轮流买菜、抬菜、饭、收摆碗筷等。假期工读生办夜校,帮助不识字的校工学习语文、算术以此提高文化水平。工读生与其他同学一样,按时上下课。参加军事训练、集体种菜。

    磨中对学生的道德品行和学习要求很严。按学期分甲、乙、丙三等评定学生操行。获甲、乙两等者发奖状鼓励,对丙等学生进行启发诱导,使其跟上。学习提倡“会读书”“读活书”、“读革命书”;反对“死读书”、“读死书”、“读黄色书”。提倡“启发式教育”,反对“填鸭式”、“打骂式”教育。要求学生严格遵守纪律,言行一致,考试不作弊。一次我们五班班主任曾庆铨老师(又任训育主任)在考场上,要求学生自觉遵守纪律,不作弊,不装“夹带”、不翻书、不交头接耳、不偷看别人卷子。他先问学生:“你们考试要人监督呢?还是自觉遵守纪律?”同学们异口同声回答“要自觉遵守纪律。”然后他走出教室,暗中巡视,同学们从始至终表现良好,没有一个违反考场纪律。曾老师把在五班搞试点的经验在全校推广,全校都形成了良好学风。就这样,磨中大多数学生学习自觉刻苦,学习成绩优良。

磨中师生亲密无间,教师对学生工友关怀备至:一次我(工读生)给茅以匡老师送洗脸水,他看见我只穿着薄薄的一件单衣过冬,就马上拿出毛线衣让我穿上,这件毛线衣伴我渡过了一个漫长的寒冬,老师雪中送炭,我不禁热泪盈眶;学校组织师生到西萨施行。我们几个工读生无钱交伙食费,荀晓士(彬)老师给我们班四个工读生每人三元半开交伙食费。各班的班主任同样给该班的工读生交旅行用的伙食费。1947年冬我初中毕业,荀老师给我们班四个工读生,每人十元半开,作聚餐照像用;194712月,荀老师代表党组织通知我到磨黑镇中心小学任教,从事地下革命工作。每次回到母校见到荀老师时,他总是给予谆谆教诲,指出我的优缺点,指引努力的方向。在生活上给我力所能及的关怀,有一次还拿出两条高档裤子送给我,使我感到无比温暖。我时时记在心上,鼓舞着我努力学习和工作,勇往直前;一九四八年五月我和李金铃结婚时,因穷无钱买新衣服,王越峰老师把新制的毛呢西服借给我,在我非常困难时,王老师给予及时救助,使我非常感动;我们在校时,每当有一部分老师外出吃饭,在校的老师把大部分肉和菜端给我们工读生和校工吃。校长、主任、老师们关怀学生、工友的例子举不胜举,这更说明磨中的师生关系亲如手足,像兄弟、姐妹们一样亲密、温暖,我借此机会衷心感谢恩师们的苦心培养和无微不至的关怀。

    磨中老师们的共产主义思想和无私奉献精神,还表现在把每月工资的大部分交党费和买枪,建立革命武装和上交省工委。一九四八年四月,特支书记潘明同志回昆明向省工委汇报工作时,将磨中党员教师以绝大部分工资交给党组织的党费壹仟元半开上缴省工委。

磨中荀彬老师于一九四七年三月,在初六班组织秘密读书会,有周美芳、王文彬、何印芬、黄家祥(因病误课到六班读)温之鹏、杨克仁、杨发兴、张承平、张东明、王丕文等同学参加。学习《新民主主义论》、《论联合政府》、《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新人生观》、《大众哲学》、《整风文献》等革命书籍,学习革命理论,灌输革命思想,培养革命骨干。同时,把全班同学组成几个文科和理科学习辅导小组,由学习优良的同学帮助后进的同学,我被编在理科辅导组,辅导数、理、化后进的同学。

一九四七年十二月,荀老师代表中共特支通知我到磨小任教,从事党的地下革命工作。同派去的同学有周美芳、黄家祥、杨克仁、何印芬、王丕文、张承平、李竹芬等。原派去任教的同学有李福英、李生民、罗恒志、袁四箴、胡菊芬、郭永廉、黄灿东等人。一九四八年下半年又增派毛兴仁、吉星光、杨希美等同学。

一九四八年三月,李赞义(党支书)介绍我加入民青,把黄家祥、杨克仁、王丕文编为一个小组,由我任组长,直接由李赞义联系,后由韩维淞(党员)联系一段时间,单线联系。其他小组互不知道,后得知党员有李福英、黄灿东、周美芳、韩维淞、袁四箴等。民青成员还有何印芬、郭永廉、毛兴仁、李士达、陈玉成、胥华昌等。李赞义还指示我们小组做了一些防奸、侦察特务的工作。

 语文、公民(政治)、历史课文,由党组织自撰选编革命教材,油印成册,由教师结合实际进行讲课。高小生的历史课主要讲社会发展史、近代史,灌输革命思想,传播新文化,培养为人民服务思想。

李赞义还组织杨克仁、毛兴仁、王丕文收抄延安广播的新闻,选编后油印或复写,交民青成员陈玉成、胥华昌送附近小学、通关、普治等地下党组织。他们三人还在磨小和十字街办黑板报,向群众宣传。

   一九四八年四月,李赞义派党员韩维淞到大城乡(现曼见联合村)曼见、新寨、老许坝等村组织了一个贫雇农积极分子小组共十二人;派民青成员黄家祥到黄坡头、新平寨、马场、四光坟、大寨、官坟箐等村组织了一个十四人的贫雇农积极分子小组。利用晚上和星期天,组织他们学习《新民主主义论》、《论联合政府》等著作,向他们讲革命形势,宣传反内战、反三征(反对国民党征粮、征税、征兵)争民主,及反蒋救国求解放的道理。组织“赈饥”运动,在学校和社会上募捐现款、粮食、物资救济灾民。向广大农民宣传“打倒蒋介石,人人有饭吃!打倒宋子文,人人活得成!打倒孔祥熙,人人得穿衣!打倒陈立夫,人人得读书!”的口号。对唤起民众反蒋起到很大启发作用,使贫雇农积极分子成员成为革命的中坚,党的助手,群众运动的带头骨干,建政初期有十人入了党,分别担任村、乡长,农会主席,民兵大、中队长等要职务,率领广大农民进行清匪、反霸、阻匪迎军、减租、减息、镇压反革命、互助合作、土改、合作化等轰轰烈烈的各项运动。

 一九四八年暑假,磨中举办第二期“教师进修班”。磨小教师由校长李赞义带领我们全体参加了学习,直到结业。培训内容:形势和任务,对敌斗争、防奸、农村、民运、统战、武装斗争等工作,以及战役、战术等。通过培训,特支又发展了一批党员和民青成员,安排我们返回各地去发动群众,建立人民武装,准备开展武装斗争。

  一九四八年九月十六日,张孟希在国民党反动派高压和利诱下,反革命本性大暴露,卖身投靠反动派,公然下令将曾庆铨、蒋仲明二位老师逮捕关押。磨小校长李赞义率领我校全体教师和部分学生,在党员、民青成员的带动下,紧急行动,尽力开展营救曾、蒋老师。动员师生、家长、开明士绅向张孟希请愿,要求立即释放曾、蒋二位老师,特支还采取紧急措施将事件经过急报省工委;派人星夜赶到元江命利请来二纵队司令员刘宝暄赶到磨黑与张孟希谈判,要张立即释放曾、蒋老师,动员社会力量对张孟希施压,请士绅、统战人士、学生家长劝说张孟希释放曾、蒋老师;发动师生分批到张孟希家请愿;动员学生、家长、农民去探监、慰问曾、蒋老师;派专人通知景谷党支部何宏年、昌恩泽来与张孟希谈判,并由罗正明写信给张孟希,要他释放曾、蒋老师;准备武装劫狱救出曾、蒋老师。大家都盼望着谈判成功,未采取劫狱行动。可是,就在刘司令员与张孟希谈判期间,张孟希耍花招作假保证,答应不杀曾、蒋老师,过几天就释放。但张孟希为讨好反动派,换取官名利禄,于十月十二日凌晨,秘密杀害了曾、蒋二位老师,接着又杀害张祖弼等人。特支担心刘司令的安危,决定组织武装营救,后得知张孟希要送走司令员,特支派杨廉带路,护送司令员等三同志离磨返回元江命利。

曾、蒋老师牺牲后,形势很紧张,磨小党支部为了保管好特支的重要文件和书籍,派李彬森将一箱绝密文件和机密书籍交给我保管。为了保证安全,我十分小心地带到黄坡头家中,趁家中无人时,在床底下挖了个地洞,严加封闭,连我家的人也不让知道。直到一九四九年三月普洱解放,李赞义又派李彬森把这箱绝密书籍完整地抬回交中共思普特支。

一九四九年四月,李赞义率领我们磨小的党员、民青成员、全体教师、部分学生、磨黑镇部分居民、庆明、曼见乡的贫雇农积极分子,发动广大农民参加磨通区党组织的第一次黄家坟群众大会,斗争恶霸地主张联方。从此,磨黑的革命工作从秘密活动转向公开率领广大群众,首行向恶霸劣绅展开面对面的斗争。

 5月成立新平村政权和农协会。先选黄家祥任第一届村长,后由杨忠立接任。曾子全任农协会主席,李金铃任妇女会主席,李应早任民兵队长,黄家德任儿童团团长。(他们几人以后都入了党)。

 区政府批准新平村政府、农协会组织全联合村农民,清算斗争有民愤的地主杨成章、杨定国、黄桂华等人。二纵队四十二团四营政工队长罗相平率队十多名协助领导这场斗争运动。这样,一场轰轰烈烈的革命运动像暴风骤雨般的向城乡封建地主阶级扫去。农民开展清匪反霸分胜利果实,减租减息、退押,阻匪迎军,镇压反革命,土地改革等一系列重大运动。组织农协会员、民兵生产开荒;村政府和农协会干部向曼见乡、磨黑镇地主、富农、灶家募捐得一部分粮、钱和一条耕牛,用于开荒生产。种出来的粮食一部分作农协会经费,一部分用于救济贫困户。

7月,经党员李赞义、谭志明介绍黄家祥、秦树清加入中国共产党。经区委批准,我两人又介绍杨忠立、杨明等八人入党,八月经区委决定成立第一分支部。秦树清任分支书兼组织委员、黄家祥任副支书兼宣传委员。分两个党小组:新平村党小组长黄家祥兼任(后由杨忠立担任)。党员:杨忠立、陶明芳、曾子全、李应早、杨志学等。新联村党小组长秦树清兼任(后被坏人报复关押)。党员:杨明、白云庆、陶治礼。

    194910月,经党分支部讨论决定在新平、新联两村实行减租、减息、退押。我们召集两村的农协会员300多人到区政府请求党委和政府批准两村实行减租、减息、退押。经区长出面向群众队伍口头宣布,批准两个村农协会进行减租、减息、退押政策。我们又召开城乡地主训话会,宣布经区党委和政府批准实行减租、减息、退押。一场轰轰烈烈的运动开展起来,农民减轻了负担,得到了实惠,更加热爱共产党和人民政府。

195011,人民解放军二野四兵团和第四野战军114师、115师由桂入滇,歼灭盘踞云南的蒋军第八兵团第八军、第二十六军。滇桂黔边区党委通知思普地委和边纵九支队党委指出:蒋军第八兵团有逃往滇西滇南背靠缅甸,与在缅甸景栋的国民党特务头子卓献书建立反革命基地的企图。通知要求思普地委和九支队坚决阻击残敌逃窜,配合野战军把敌人彻底消灭在国境内。

思普地委当即通知各县,发出“阻击残匪,团结迎军”的通知:第一,在全区宣传解放战争已到最后胜利阶段。全区军民动员起来,誓将革命进行到底,迎接和密切配合野战军,将残敌全部、彻底、干净地歼灭。第二,在军事上利用天然屏障,作三线布防。配合边纵十支队,以元江、红河为第一道阻击线,争取将敌人阻击在元江东岸,以待野战军赶来,予以围歼。以把边江为第二道阻击线,以澜沧江为第三道阻击线,务必将敌人歼灭于国境内。磨通区组织一支阻匪迎军大队。

早在残匪逃窜之前,地委根据上级关于迎军的指示,布置了筹粮工作,县、区作了动员布置各地筹备粮草迎接解放大军。据不完全统计,一九五○年三月宁洱全县共筹行粮食十六万石,集中在大军进军沿途的各个地区,以供军需。一场轰轰烈烈的筹粮迎军运动在全思普区广泛开展起来。我本人也积极投入了这场运动,亲自率领部分同志到农村,对有余粮的人家做思想动员,启发积极筹粮。全区做到保证大军的粮草**。

   1950年1月9,边纵九支队决定当天晚上在宁洱、磨黑两地将反革命罪犯张孟希、张达希、朱炳禄、忍天和、张天为拘捕看管。

张孟希住宁洱城由九支队负责逮捕,其他几人由宁洱县政府领导率领磨通区模范队、民兵逮捕。我兼任第一联防大队教导员,星夜接到区长李赞义派人送来鸡毛信,要我将大队民兵紧急集合带到镇上,负责堵截磨黑镇大桥头,共带去五十多个民兵坚守阵地,由我和杨忠立、杨明、李应早共同指挥,逮捕顺利完成。天亮后,李区长又派人通知我将民兵集中在区政府,未逮捕的人逐一送回各家。

在镇反运动中,由我亲自布置指挥逮捕的反革命骨干罪犯五人(其中伪保长三人)。铲除了暴乱的隐患,阻止了叛乱,保障了广大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使生产和各项革命运动得到顺利开展。

   1950年1月10,边纵九支队为拘捕张孟希等人发表公报指出:“磨黑朱炳禄假借政府各义,招兵买马,阴谋在本月10日,在磨黑、勐先两地举行暴动,恢复人民政府。而在幕后主使这项阴谋的正是张孟希。数月以来,张孟希不断诋毁政府,和各地叛乱匪首明来暗去,信使往返,利用本军宽大态度,助长叛匪气焰,其为阴谋主使,嫌疑重大。本军为保护人民安全,扑灭叛乱阴谋,已在本月九日,分别在宁洱、磨黑两地将张孟希、张达希、朱炳禄、忍天和、张天为等人拘捕看管。”

逮捕张孟希、张达希等反革命凶犯消息公布后,全区各族人民无不拍手称快。纷纷反映共产党为思普人民除了一大害。

195010月,我被选为磨黑区农协代表,出席宁洱专区第一届农协代表大会。于18日,我们全体代表和宁洱县各族各界群众,八千人参加公审反革命首犯张孟希、张达希大会。各县代表团在大会前开了诉苦、控诉会,纷纷揭露张孟希等罪犯的罪行,一致要求政府枪毙张孟希、张达希、朱炳禄、忍天和、张天为等五个罪犯,并教唱揭露张孟希等反革命两面派的歌曲。

宁洱专区人民法院组成法庭,由方仲伯、余卫民、刘纯康主审,黎锡福、唐登岷、昌恩泽、李吉泰、景儒林、罗正明陪审。在公审大会上,广大群众纷纷进行控诉。要求政府枪决张氏弟兄。公审确认张孟希、张达希“继续坚持反动立场,阴谋组织武装叛乱,背叛祖国,危害人民利益,企图颠覆我思普人民政权。中共宁洱地委报经云南省委批准,对该两犯当场宣判并立即执行枪决,大快人心。

从进入母校至今已有62年之久,每回忆起历历往事,我内心总是不能平静,我深切怀念的各位恩师,尤其是深深怀念为革命牺牲的曾庆铨、蒋仲明、何宏年、杨诚之(杨林)老师和杨家俊教官以及为革命牺牲的同学们,还有因病不幸逝世的校长、主任、老师、同学们。我们要继承先烈的遗愿,不辜负恩师们的苦心培养,要努力学习,保持晚节,继续为党为人民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教育后代,让我们高举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伟大旗帜,团结在以胡锦涛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与时俱进,改革创新,为建设好三个文明,为把祖国建设得更加富强,更加美好而努力奋斗!

(责任编辑:张苏华)

 
主办:政协普洱市委员会
版权所有: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普洱市委员会
备案号:滇ICP备12002210号 联系电话:0879-2311169 邮箱:puerzxbgs@126.com
技术支持: 普洱擎天网络广告13577966000
昨日访问:12120 今日访问:1281 总访问量:8126924